<<返回上一页

欧盟新危机:意大利民粹政党将组建政府

发布时间:2019-01-24 12:11:04来源:未知点击:

罗马电 — 两个月前,意大利的两大民粹主义政党通过屡次使用粗俗语言妖魔化建制派、欧盟和非法移民赢得了大选本周三,两党获得了组建联合政府的批准欧洲领导人们某些最深刻的恐惧得以应验,他们已经做好了应对动荡的准备 意大利是法西斯主义的发源地、欧盟的创始成员国之一,也是欧盟的第四大经济体民粹主义者的迅速崛起打破了这个国家几十年来的政党体制 这也为一直盘旋在欧洲大陆的民族主义注入了新的活力,并将欧盟凝聚力面临的最大威胁从匈牙利和波兰等外围新成员国,转移到了非常核心的内部成员国 经过 80 天的艰难谈判,意大利总统塞尔吉奥·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授权两党共同推选的总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组建联合政府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律师没有任何从政经验 批评人士断言,他只会成为背后民粹主义政党的傀儡:一个是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没有经历过国家层面考验的、依托网络的反对党;另一个是联盟党——在竞选中以刺耳的“意大利优先”为口号的极右翼政党 孔特与总统在奎里纳莱宫(Quirinal Palace )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会晤,并会见了大批记者,他承诺将组建“一个变革的政府”,“保障意大利人民的利益” “我意识到,有必要坚定意大利在欧洲和国际问题上的立场,”他补充道,算是对欧洲民粹主义政党崛起引发担忧的回应这些政党宣称将打击非法移民、挑战欧盟的预算规定,并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31 岁的五星运动领袖路易吉·迪马约(Luigi Di Maio)在周三晚上的 Facebook 直播视频中说,这是一次“真正的解放”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赞同,但并不激动政治分析家沃尔凡戈·皮科利(Wolfango Piccoli)说道:“民粹主义和反建制势力的浪潮仍未平息,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这股趋势将在整个欧洲蔓延开来”他是政治风险咨询机构特尼奥情报公司(Teneo Intelligence)的联合总裁 然而,即使在四年之前,几乎谁也不可能料到,意大利民粹主义者能突然夺取政权当时的欧洲将意大利视为自由主义价值观和中间偏左政治的堡垒 孔特将向马塔雷拉提交了他的内阁人员名单马塔雷拉有权否决某些部长的人选,并对任命反欧元人士持谨慎态度但这样的举措实属罕见,马塔雷拉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天批准新政府的成立 令大多数人最为担心的是,新政府的议题可能对意大利财政构成威胁:分析人士认为,上周公布的执政协议可能会破坏预算 在孔特的讲话后,45 岁的联盟党领袖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立刻推荐欧洲怀疑论者保罗·萨沃纳(Paolo Savona)担任经济部长 意大利是欧洲的制造大国,也是增长最慢的经济体之一意大利庞大的政府债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130%,令国家深陷泥潭如果意大利经济崩溃,欧洲经济也会一蹶不振 市场已经表现出对民粹主义政府的紧张不安,债券收益率(衡量这种紧张程度的指标)本周继续攀升周三,欧盟官员明确表示要求意大利履行其财政义务 “我们的政治讯息非常明确,”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的副主席瓦尔季斯·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说,“意大利必须继续减少公共债务,它的债务已经是仅次于希腊的欧元区第二高了” 周一,孔特在全国人民面前的首秀并不完全顺利最先由《纽约时报》登出的履历显然有夸张成分,引发了一场关于他能否胜任总理职位的政治辩论 但民粹主义领导人仍与他站在一边,表示要替换孔特——除非举行新的选举 孔特会见总统时,萨尔维尼在街头采访中表示,即将上任的总理将有“充分”的自主权他还称,孔特和他一样,将“意大利公民的福祉”排在欧洲之前 五星运动的领导人向总统施压,要求总统给他们一个当权的机会,并警告马塔雷拉不要阻挡人民的意志 在总统扬言要组建一个由技术官僚组成的过渡政府后,迪马约和萨尔维尼召开了好几周紧张且偶尔秘密进行的会议终于两党在最后时刻达成了协议 党派领导人对总理之位的野心似乎是最大的障碍但是,一旦将野心搁置,开始共同支持孔特,他们的结盟在选举中就有了意义今年 3 月,两党赢得的选票加起来占意大利选票的一半五星运动获得了三分之一的选票,联盟党获得了 17% 的选票 最不友善的攻击通常发生在社交媒体上两党及其领导人都很熟悉社交媒体,不过五星运动党在这方面是先驱,它使意大利成为了网络民主和病毒式信息传播的实验室欧盟经常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在欧盟创始成员国中,意大利是首个投票选出反欧洲、无欧洲政府的国家,”罗马的国际社会科学自由大学(Luiss Guido Carli University)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塞尔吉奥·法布里尼(Sergio Fabbrini)说,“我预测接下来会出现动荡的形势,而不是稳定的局面” 然而最近几周,五星运动和联盟党变换了政治讯息——特别是在其政府议题草案被泄露之后草案包括的提议有离开欧元区,以及要求欧洲中央银行减少意大利 2500 亿欧元的债务等 这份文件令市场受到震动,或许更重要的是,引起了马塔雷拉的紧张它很快得到了修正,党派领导人向国际观察员保证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通常,民粹主义领导人表演的对象就只有总统一人但新政府领导人上任后,马塔雷拉在危机期间的独断权力将移交给新政府 欧盟正日益受到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和波兰等国家的挑战法布里尼认为,该政府可能使意大利远离传统的西欧伙伴,与这些国家更加靠近 “这个集团宁愿把国家从内部掏空,要求实施更严苛的移民管理和边境控制,以及更宽松的稳定与增长协定(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法布里尼说,“这个联盟有更大的潜在危险” 在五星运动和联盟党政府的领导下,意大利将发出这个集团迄今为止最大的声音欧盟官员不欢迎这样的发展,但他们在移民问题上对即将离任的中左政府的冷淡态度,滋长了反移民的愤怒情绪,对民粹主义者十分有利 随着移民的不断涌入,反移民的联盟党变得更加强大五星运动也采取了更强硬的路线,不过其传达出的核心讯息是意大利年轻人对经济形势感到沮丧,尤其是那些经济不景气的南部地区的年轻人 尽管管理罗马这样的城市并不容易,但五星运动赢得选举的部分原因在于,它在有争议问题上刻意模棱两可的态度,避免了疏远左派和右派的选民 许多意大利人不清楚这个政党的立场它的领导人对意大利留在欧元区先是质疑,后又支持,最近又提出了质疑他们称,希望意大利的外交政策更加平衡,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关系却越来越密切他们对疫苗危险性的立场也一直在变化 党内领导人将这些变化归因于他们所说的直接民主——通过在线上点击决定政策和候选人的成员来表达然而,批评人士对戴维·卡萨莱吉奥(Davide Casaleggio)提出了质疑卡萨莱吉奥是该党已故创始人的儿子,也是一名非民选的商人,他控制着五星运动的网络平台 近日,该联盟的执政协议得到了两党的正式批准批评人士认为其中一些建议有可能损害意大利的代议制民主,例如禁止国会议员转换政党,或者对党内路线有异议 联盟党最初起源于一次北方分裂主义运动,是一个更加传统的右翼政党它与法国的国民阵线党(National Front)和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Russia United Party)有正式的联系 但在萨尔维尼的领导下,联盟党的一贯主题——对意大利南方人民职业道德的严厉批评——转向了团结意大利人反对南方的非洲移民入侵,以及反对北方欧盟官僚的干预 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的政治学教授索菲娅·文图拉(Sofia Ventura)称,新的联合政府是“意识形态和无能的混合体” 但欧洲的民粹主义者对这个新联盟表示热烈欢迎 本周三,在意大利《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法国国民阵线党的领导人玛丽娜·勒庞称“属于民族的欧洲已经近在咫尺”,并将新政府视为欧盟解体的预兆 英国独立党前领导人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曾为英国退出欧盟引路,他对意大利让德国头疼的前景十分看好 特朗普总统竞选团队的首席执行官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表示,他一直与联盟党领导人保持密切联系同时,他对与五星运动的“历史性”结盟表示欢迎 “这是欧洲第一个反建制政府,”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反建制政府”这是第一个以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为根基的政府 周三晚上,孔特表示他十分愿意做政府在国内外的代言人“我愿意担任意大利人民的辩护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