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俄年轻人是普京最大的粉丝;他们认为,需要普京来对抗美国的侵略 ...

发布时间:2017-09-12 11:08:05来源:未知点击:

普京曾说过,“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3月18日,俄罗斯人将前往投票站,确认普京的第四个总统任期然而,普京自2000年当选俄罗斯总统始,实际掌权将近20年,这包括“二人转”的四年然而,俄罗斯经济在西方制裁下一直不见起色,其经济总量只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但是普京的民意支持率一直居高不下,其第四个总统任期没有任悬念这到底是为什么 《华盛顿邮报》3月10日刊文称,俄年轻人是普京最大的粉丝;25岁以下的俄罗斯人是社会上最保守、最亲普京的群体俄罗斯历史上最具国际视野一代,比他们的长辈获得的信息更多,现在正在帮助普京巩固他的独裁统治 文章认为,他们害怕遭受危机的20世纪90年代的回归,或是回到令人窒息的苏联时代;同时认为,俄罗斯需要普京来对抗美国的侵略文章译文如下: 在俄罗斯库尔干 ——一位年轻的女孩卡特林娜,正乘坐一辆公共汽车去学校听她的新闻课她喜欢利用时间浏览一个独立的新闻网站,这个网站可能会对俄罗斯独裁总统进行严厉的抨击——让她去面对一个悖论——她那一代人的悖论 叶卡捷琳娜说,“俄罗斯人的灵魂需要什么在这个国家里,有一个像沙皇一样强大的政治家” 在俄罗斯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这位20岁的学生知道她的国家的新闻职业不是自由的,但她还是会投票选举普京为总统 在这里,长满针叶林的森林与绿色的大草原相连,“普京的一代”与俄罗斯广袤无垠的其他地方的人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叛逆的时代的到来今天的俄罗斯年轻人,对普京之前的生活毫无记忆,普京在18年前首次掌权一些人走上街头抗议,但社会学家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他民意调查显示,普京在年轻人中比在公众中享有更多的支持 对西方人来说,像卡特林娜这样信奉自由主义价值观但支持普京的俄罗斯年轻人,生活在一个充满矛盾的世界里事实上,他们愿意接受这些矛盾,有助于解释普京对权力的掌控 “你知道和他生活在一起很好你不会抱怨,”18岁的新兴企业家德米特里•沙布罗夫(Dmitry Shaburov)谈到普京时说“当我在公寓里醒来时,没人带我去古拉格集中营”(注:古拉格是前苏联政府的一个机构,负责管理全国的劳改营,成为镇压苏联人民的工具,被囚禁人士数以百万计) 他们的推理始于内心深处的一种更黑暗、更贫穷的过去叶卡捷琳娜回忆说,她的祖母在她小时告诉她,在20世纪90年代,在普京掌权之前,在克格勃无法无天的情况下,无辜的当地人可能会坐在公交车上或电影院的座位上而被杀害 3月18日,俄罗斯人将前往投票站,确认这位65岁的前克格勃官员的第四届总统任期这位前克格勃官员将这个国家的年轻、混乱的民主体制,变成了一个遵守其统治的强权主义由于他控制了俄罗斯主要的电视频道、安全部门和司法机构,他已经打败了反对派但也因为,正如他的许多反对者所承认的那样,大多数国家都支持他 根据独立民意调查公司勒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 )12月的一项调查,81%的成年人认同普京当为总统,其中86%的俄罗斯人是18到24岁在这个年龄群中,67%的人告诉勒瓦达,他们认为这个国家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而在普通民众中,这一比例为56% 俄罗斯历史上最具国际视野一代,比他们的长辈获得的信息更多,现在正在帮助普京巩固他的独裁统治 年轻的俄罗斯人并没有考虑普京镇压对手这件事上,而是从他们所享受的自由中获得了个人自由——更开放的互联网、更开放的就业市场和更开放的边界他们中的许多人拒绝接受国家电视台的宣传,但仍重申其核心原则——俄罗斯需要普京来对抗美国的侵略 或许最重要的是,这些俄罗斯人似乎是被他们从未知晓的集体历史所塑造的——他们害怕遭受危机的20世纪90年代的回归,或是令人窒息的苏联时代 年轻的俄罗斯人在过去的一年里成为媒体的头条新闻,因为在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西·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组织的街头抗议活动,他们是支持反对派的中坚力量 但分析人士警告称,将这些抗议活动视为又一波反普京怒火的迹象是错误的,因为这让人想起了阿拉伯之春 政治学家们认为,与西方的幻想相反,25岁以下的俄罗斯人是社会上最保守、最亲普京的群体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现在人们再次选举普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