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恐怖!澳媒揭露害惨千万中国人的黑暗秘密 很多人还蒙在鼓里 ...

发布时间:2017-04-07 08:10:08来源:未知点击:

初到澳洲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向国内的亲人传达了这样的信息: 澳大利亚真干净啊! 随手拍的干净街景,都可以在朋友圈集赞了: 宽敞的大马路上,你看不到任何垃圾; 人潮拥挤的步行街上,你也看不到任何垃圾; 此外,每家每户的后院,都会有明显的分类垃圾桶,就连4、5岁的小孩子都清楚知道, 红色盖子的垃圾桶,是放生活垃圾的; 黄色盖子的垃圾桶,是放可回收物品的 一切都看似那么井井有条 可是,在光鲜外表的皮层里, 隐藏着一个腐臭肮脏的平行世界 如果不是最近澳媒News.com的一篇新闻曝光, 几乎没有人能将干净如天堂的澳大利亚,与中国多地的“垃圾村、癌症村”联系起来…. ↓↓↓ 你以为澳洲的垃圾去哪了 回收利用了填埋了   (News.com:中国众多城镇,正在被澳洲人不要的垃圾污染着…) 不,是送去污染中国了…. 塑料王国  破碎山河 这里是中国山东的, 一个偏远小镇 干瘦的小男孩, 把废弃针管当成“水枪”, 在臭哄哄的垃圾堆里玩得不亦乐乎: “有水了!有水了!” 他边说边把针管塞进嘴里 一群不上学的小学生, 挖出一些脏兮兮的, 不知做过什么的塑胶手套 他们把手套吹成气球, 高高兴兴玩了一天 脸色蜡黄的妈妈, 在垃圾堆旁喂奶 小婴儿的脸上, 爬满了苍蝇 小姑娘在污水池旁, 蘸着脏水洗头发 匠匠从没想到, 我的乡亲竟然过着这样的生活 就像在城市长大的匠匠, 从来都没想过: 我们的垃圾都去了哪里 2010年, 导演王久良曾用一部《垃圾围城》, 让我们看到北京周边, 骇人听闻的垃圾污染状况     2016年, 王久良带着一部《塑料王国》, 重回大众视野, 告诉我们世界垃圾的去向 这支历时制作五年,仅仅26分钟的短片,获得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新人单元评审团大奖,入围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世界纪录片单元 豆瓣评分高达9.5, 却让看过的人都吃不下饭 美国加州一个垃圾回收站, 成吨的垃圾堆积成山 流水线上的工人熟练地分拣垃圾, 除了一些容易分解的, 大量难以分解的塑料垃圾, 都被打包送往一个地方 没错,中国 “为什么要流向中国” “因为中国的市场实在太好了, 中国买主愿意出别人两倍的价钱” 匠匠家乡这个小镇, 只是中国众多垃圾回收站之一, 空气里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恶臭, 垃圾霸占了绝大部分土地   “山,山不好了, 水,水不好了, 说句难听的, 只有钱好了” 甚至有很多人, 靠着“塑料生意”, 成了百万富翁 在这里, 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垃圾: 美国的轮胎, 德国的食品包装, 法国的罐头,英国的药膏··· 带着血迹的针头, 未经处理的医用橡胶, 搞不清是什么的, 五花八门的塑料制品··· 贫困的小姑娘早早辍学, 加入分拣垃圾的大队伍 她小小年纪就会用点火闻气味, 辨别一些简单的塑料: 哪些能卖钱,哪些不能 当然,也有她不认识的, 她扒出一袋白色的粉末, 不知道那是什么 王久良赶紧让她不要用手碰: 那是一袋吸到一半的毒品 没有人戴口罩, 没有人穿防护的衣服, 唯一看上去安全的是一副手套 “最怕手划破皮, 这些毒大着呢” 老人、年轻人、小孩··· 这里的每一个人, 都对垃圾深恶痛绝, 却又期盼着更多的垃圾 原价4000元/吨的塑料垃圾, 经过加工处理变成塑料颗粒, 转手就能卖出8000元/吨的价格 ▲每次破碎完毕嗓子都疼得很 如果只是种庄稼,每年收入也只有4000-5000元但捡垃圾不一样,做的越多,赚的越多 处理1斤垃圾能挣1毛钱,小镇很多居民的月收入至少也有2000元 站在垃圾处理链条顶端的商人们,更能靠剥削村民年入200万 ▲拿命换来的2000块 “俺们都知道这些对身体不好, 但俺们也没办法 “身体肯定是坏了, 死也没关系了, 没钱也没办法啊” 贫穷, 让这些人无法回头、 也不敢回头 毫无价值的垃圾, 大都在村头被一把火烧掉 北风一刮, 整个村子都被呛人的黑烟笼罩 “天天闻、天天闻, 哪里还能闻到什么味啊” 因为严重的水污染, 这里甚至还新兴了一个“卖水”的行业: 地下水都不能喝了, 村民们要花钱买远处山上的水, 能省着用就省着,太贵 “这些庄稼都有污染吗” “没有的,没有的, 地下的土都没有污染的” 淳朴的农妇怕影响粮食收入, 没有说实话, 却默默地把头移向镜头外 “大爷,您还记得, 你们小时候村里的样子吗” “那时候啊, 水可清了,沙可白了, 我们在里面游泳, 还能钓鱼,那种跑鱼” ▲在污染的河水中抓到一条小鱼,也许是孩子们的晚餐 短短二十几分钟, 简单的拍摄手法, 偶尔蹦出的几句问话, 大部分都是匠匠熟悉的乡音, 诉说着一切, 有抱怨,更多是无奈 导演王久良立说:“我将近六年没睡过一个好觉,差不多每天24小时处于工作的紧张、压力之下,做梦都是跟这些片子有关的情景……” “拍几个照片有什么用啊, 能解决早就解决了!” “全国各地都有这样的塑料厂, 谁也灭绝不了它” “我就想问问, 这些塑料哪来的 是怎么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 村民的一句话, 让王久良一时语塞, 也让匠匠如鲠在喉 据调查,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贸易总额有1240亿美元,其中11.1%竟然来自垃圾进口 然而,美国只是中国垃圾进口源之一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全世界电子工业将产生5000万吨电子垃圾,其中72%进入中国而且大多数会走进小乡镇,成为村民的唯一生活来源 原来中国不仅仅是世界工厂, 还是世界的垃圾场 《塑料王国》的豆瓣简介上说: “塑料”是双关语, 第一个意思是指废旧塑料本身, 更深一层的含义则是, 外表的繁荣、实质的脆弱 在垃圾面前, 没有人是安全的 对于处理垃圾的人, 无异于每天与死神擦肩 而对于远方的人, 垃圾也通过食物链等各种链条, 威胁我们的生命 ▲受病菌(黄水疮)侵袭的孩子 ▲吃了塑料的羊 影片结尾, 一群人跳着广场舞,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的音乐, 阵阵传来,愉悦欢快 “哇哈哈哇哈哈,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孩子们脸上映着焚烧垃圾的火光, 王久良笑不出, 匠匠也笑不出 “希望这部片子能拉近你我的距离” 也许我们无法改变什么, 只是让事实离我们更近了一点” “山,山不好了, 水,水不好了, 说句难听的, 只有钱好了” 甚至有很多人, 靠着“塑料生意”, 成了百万富翁 在这里, 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垃圾: 美国的轮胎, 德国的食品包装, 法国的罐头,英国的药膏··· 带着血迹的针头, 未经处理的医用橡胶, 搞不清是什么的, 五花八门的塑料制品··· 贫困的小姑娘早早辍学, 加入分拣垃圾的大队伍 她小小年纪就会用点火闻气味, 辨别一些简单的塑料: 哪些能卖钱,哪些不能 当然,也有她不认识的, 她扒出一袋白色的粉末, 不知道那是什么 王久良赶紧让她不要用手碰: 那是一袋吸到一半的毒品 没有人戴口罩, 没有人穿防护的衣服, 唯一看上去安全的是一副手套 “最怕手划破皮, 这些毒大着呢” 老人、年轻人、小孩··· 这里的每一个人, 都对垃圾深恶痛绝, 却又期盼着更多的垃圾 原价4000元/吨的塑料垃圾, 经过加工处理变成塑料颗粒, 转手就能卖出8000元/吨的价格 ▲每次破碎完毕嗓子都疼得很 如果只是种庄稼,每年收入也只有4000-5000元但捡垃圾不一样,做的越多,赚的越多 处理1斤垃圾能挣1毛钱,小镇很多居民的月收入至少也有2000元 站在垃圾处理链条顶端的商人们,更能靠剥削村民年入200万 ▲拿命换来的2000块 “俺们都知道这些对身体不好, 但俺们也没办法 “身体肯定是坏了, 死也没关系了, 没钱也没办法啊” 贫穷, 让这些人无法回头、 也不敢回头 毫无价值的垃圾, 大都在村头被一把火烧掉 北风一刮, 整个村子都被呛人的黑烟笼罩 “天天闻、天天闻, 哪里还能闻到什么味啊” 因为严重的水污染, 这里甚至还新兴了一个“卖水”的行业: 地下水都不能喝了, 村民们要花钱买远处山上的水, 能省着用就省着,太贵 “这些庄稼都有污染吗” “没有的,没有的, 地下的土都没有污染的” 淳朴的农妇怕影响粮食收入, 没有说实话, 却默默地把头移向镜头外 “大爷,您还记得, 你们小时候村里的样子吗” “那时候啊, 水可清了,沙可白了, 我们在里面游泳, 还能钓鱼,那种跑鱼” ▲在污染的河水中抓到一条小鱼,也许是孩子们的晚餐 短短二十几分钟, 简单的拍摄手法, 偶尔蹦出的几句问话, 大部分都是匠匠熟悉的乡音, 诉说着一切, 有抱怨,更多是无奈 导演王久良立说:“我将近六年没睡过一个好觉,差不多每天24小时处于工作的紧张、压力之下,做梦都是跟这些片子有关的情景……” “拍几个照片有什么用啊, 能解决早就解决了!” “全国各地都有这样的塑料厂, 谁也灭绝不了它” “我就想问问, 这些塑料哪来的 是怎么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 村民的一句话, 让王久良一时语塞, 也让匠匠如鲠在喉 据调查,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贸易总额有1240亿美元,其中11.1%竟然来自垃圾进口 然而,美国只是中国垃圾进口源之一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全世界电子工业将产生5000万吨电子垃圾,其中72%进入中国而且大多数会走进小乡镇,成为村民的唯一生活来源 原来中国不仅仅是世界工厂, 还是世界的垃圾场 《塑料王国》的豆瓣简介上说: “塑料”是双关语, 第一个意思是指废旧塑料本身, 更深一层的含义则是, 外表的繁荣、实质的脆弱 在垃圾面前, 没有人是安全的 对于处理垃圾的人, 无异于每天与死神擦肩 而对于远方的人, 垃圾也通过食物链等各种链条, 威胁我们的生命 ▲受病菌(黄水疮)侵袭的孩子 ▲吃了塑料的羊 影片结尾, 一群人跳着广场舞,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的音乐, 阵阵传来,愉悦欢快 “哇哈哈哇哈哈,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孩子们脸上映着焚烧垃圾的火光, 王久良笑不出, 匠匠也笑不出 “希望这部片子能拉近你我的距离” 也许我们无法改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