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权艺合谋 中国艺术必亡

发布时间:2017-04-03 06:14:33来源:未知点击:

——笔者 三年前,有一则旧闻:北京凤凰岭书院中国书画学名师助教班开学典礼,现场举办了一场拜师仪式学生们’黑压压”一片给这些”权力”和”大师”们行跪拜礼 国家画院院长、中国美协副主席杨晓阳主演了这场“集体跪拜门”的封建闹剧 这是一目了然的权力膜拜秀,没有人会简单地把这定性为“拜师学艺”   很多书画人对父母都不下跪,却向权力和金钱屈膝,这不是艺术的悲哀,而是人性的悲哀,怎能指望这群沦为跪求权力的奴才,用趋炎附势的媚骨支撑起中国书画的脊梁   有人说,这些穿长衣的所谓书画人,恐怕真正让他们屈膝的原因还是想借大旗狐假虎威罢了,杨晓阳也好不到那去,自己何德何能,受得起大拜,看来杨晓阳也快不要脸了     书生别跪,君子膝下有黄金,艺术家失去了自尊,何谈什么艺术的颜面, 古人尚知不为斗米折腰,不受嗟来之食近代学者陈寅恪也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表文人之气节   一场画家的集体跪拜结成了以“权力”为中心的利益团伙,用寡廉鲜耻的行为挑战了社会的底线,用利益结盟的方式瓜分了书画的市场   那些所谓的弟子一方面会一哄而上疯抬杨晓阳的画价,另一方面拜了,进了圈子,展览有你,评奖可参加,可以借杨晓阳的身份出海,偷运自己的私货   中国知识分子不怀“大济苍生”的宏愿,而去追逐一己之利,怎会有中国文化的复兴,一个践行国家意志的权威人物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营造出书画人的生态环境,真是可怜、可悲、可恨! 体制内的美术馆、博物馆是民众供养的社会资源,而很多无良书画人却盘踞馆长高位,美术殿堂成了艺术的衙门,有才无钱莫进来,社会公共资源成了敛财的工具   把自己的低俗的画品包装成重点文化项目,申请政府的专项拨款,一个毫无价值的个展,又是名人剪彩,又是密集报道,肆意挥霍国家投入的资金,为自己买单   高明一点的“馆长”们会换手搔痒,权艺演绎出各种花样翻新的交易互换资源,暗自利益输送,今天我在你馆展出,明天你在我馆展出更为露骨的是相互收藏,今天你家用国家的钱收藏我的作品,明天我家用国家的钱收藏你的作品,把国家的钱转移到各自的腰包 (杨晓阳作品)   前不久,国家画院院长画展爆出奇闻, 一是杨晓阳用复制品为自己举办画展,二是国内多家省市美术馆同时收藏杨晓阳在流水线上产下的“多胞胎”作品,创造了中国收藏史上的奇迹 (杨晓阳作品)   国家是不会赚钱的机器,国家财富一是全民共用的地理资源,一是民众上缴的税收,几代人积累的血汗钱,就这样被失去艺术良知的书画人挥霍、转移和变相的侵吞   其实这些人的欺行霸市,不只是谋取私利这么简单,而是毒化了社会风气,直接导致了一个民族的艺术的灭亡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走马上任国家画院院长后,权艺合谋的背后是金钱交易,权力的高位可以推高作品的价位,杨晓阳的画价持续长涨,一幅简笔画高达几十万至上百万   杨晓阳有九副无底价起拍的作品都拍出了天价 《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最后成交价为425,500,000元; 《山水册 册页 (十二开)设色纸本》最后成交价为194,350,000元; 《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 册页 (十三开)设色纸本》最后成交价为95,200,000元; 《芭蕉书屋 立轴 设色纸本》最后成交价为93,150,000元; 《花鸟》最后成交价格为92,000,000元;《祖国颂立轴 设色纸本》成交价为82,800,000元; 《花卉草虫 镜心 (十二开)设色纸本》最后成交价为72,800,000元   这些漂亮的数字是不是代表了一个人的艺术成就答案是否定的,有的权威学者评价杨晓阳作品时说,杨晓阳有的画根本就是一张废纸,没有任何收藏价值   2015年苏士澍当选中国书协第七届主席2014年还是副主席的他润格是二万六一平尺,2016年价格飙升,一纸难求   有人撰文说,苏士澍就是一个文化白丁,列举了他很多错漏百出的书法作品   这位中国书协主席、国家文物出版社社长苏士澍把古代著名书法家“杨凝式”写成“杨凝氏”,把杜甫的诗说成李白的诗,把“拼搏”写成“拼博”     有人嘲讽说,苏主席,你可以把书法写得很滥、很娘、很没有章法,但你怎么能把庄子安在《易经》的头上 (连纸字都写错)   真难以想象,中国的书法艺术、国家文物的出版竟由一个“文化白丁”掌控   有人质疑这些文化官员,一个个钻营名利的政客,怎么可能创作出有艺术价值的作品一个个到处走穴赶场的书画家,哪里会有时间坐下来搞创作   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说,一旦有权力介入,文艺作品就能被当做工具输送利益,文艺领域将不再出现顶尖的艺术家   我认为,只有权力与艺术彻底分开,文化自信才不会孵化出这么多软骨头,书画强国也不会能让文化白丁代表国家的荣誉,